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

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得獎者訪談 : 為什麼到義大利學設計? (下)

5.主持人:在義大利留學經歷對於您的設計品牌發展產生了哪些影響? (前面圖文已說明) 6.主持人:您曾獲得紅點設計概念獎、IF產品設計獎,請您談談這兩次獲獎的經歷。 張雷:其實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沒有什麼建樹,沒有什麼好的事情可做,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獲獎,但是我並不建議現在的學生這樣去做,可能那個時代獲一個獎你會覺得很自豪,但是現在少說也有幾千人了,所以我並不建議大家去追逐獎項。因為這兩個都是德國的獎項,當一個學生或者年輕設計師無所適從的時候可能會去參加這樣的獎,但是我覺得應該把時間更多放在研究設計本身,而不是去拼命的獲獎,這是我覺得我應該檢討的地方,其實我們獲得了20多個獎,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應該花更多的經歷去學習和研究自己的作品。 真的去看國際上那些有影響力的設計大師,他們獲得的獎項是被動獎項,他們的作品是被某個博物館或者某一個組織評為年度設計獎等等,所以當你的作品夠好足夠打動人的時候,那些獎項會來找你,所以我認為這些獎項有些把設計帶入了一個比較窄的領域,其實獎項之外的很多設計也是很棒的。 7.主持人:您是首位獲得米蘭傢俱展Salone del Mobile全場大獎的中國設計師,您簡單 介紹一下獲獎作品設計理念。 張雷:這個獎是一個被動獎項,是不能申請的,我們只是參加了這個展覽,然後它會在全場選擇一個作品一個設計師去頒發這個最終的獎,當時很幸運第一次頒給中國設計師就給了我們,我比較喜歡這樣的方式,我並不是因為想要獲得這個獎而去參加展覽,只是想把我們的作品展示給大家,最終他們選擇了這個作品。這個作品就是那個紙傘的項目,剛剛大家都有看到。 8.主持人:您的設計作品強調傳統文化與自然主義,請您談談這兩者對於創新設計有 何影響? 張雷:創新設計並不是你動腦子去分析出來的,創新設計是做你自己想要的東西,你信手拈來的可能都是別人想不到的創新,這才是我在Domus Academy學到的狀態,其實創新來源於自己的生活經歷,來源於自己的血液,傳統教育和傳統手工藝文化可能對你會有影響,但是並不會有什麼作用,如果你不太喜歡自然的東西,就喜歡機械和工業的東西,這也是你的設計,做出來的東西也仍然是創新的,所以我覺得創新和這些主義是沒有關係的,和你自己是有關的。 9.主持人:請問您設計FROM YUHANG設計圖書館的靈感來自哪裡?請您談談該項 目創立的故事。 張雷:品物流形設計師以及師傅們,花費六個月的時間,改造成FROM YUHANG融設計圖書館。 其實設計圖書館就是要表達品物流形設計師想如何活著,所以精心佈置了一個花園,但花園看起來非常隨心,每一樣植物都是隨心插進去的,植物之間並沒有刻意安排,花園看起來很舒服,我認為是余杭最美的私人花園。 這是一種像蜂鳥一樣的昆蟲,叫明蛾,非常小,非常美,常會光臨我們的花園,美的人也會常光臨這裡。 圖書館2樓的展覽區,也是做演講區域,是我們夢想的一種全白空間。 圖書館裡面的show room。品物流形五六年中所做作品進行展示。 圖書館喝茶休息區。 圖書館工作的場景。   美的工作狀態,需要美的生活,life is beautiful,想追求美的東西,(花園、辦公室、桌子)。品物流形主張“過程即結果,生活的每一天就是生活的目的。”不要幸福的生活,只要美的生活。 10.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您的合作設計師,您認為優秀設計師的共同點是什麼? 張雷:品物流形三位主設計師,從左邊開始是Chris,德國人,他非常嚴謹,做事計畫周全;第二個是Jovana,塞爾維亞人,浪漫,皇室血統,只追求美,不追求功能的設計師;我很難講自己是什麼樣的設計師,我相對中庸,和緩,沒有尖銳的棱角,我們風格差異,性格不同,但是合作的非常愉快。我覺得,原因是我們的價值觀是相同的,其它都不同,價值觀是什麼? 就是剛才所說的過程即結果,是對過程看的重還是對結果看得更重,我們都認為今天活得開心與否,今天的生活的是否很美就是我們生活的全部,未來公司開的多大,或盈利額有多少,能否買得起房,其實跟我們生活的品質都沒有任何關係,今天活得品質就是我們做設計、工作與生活的全部,這就是我們三個風格差異,性格不同,卻能夠走在一起的原因。 11.對於打算出國留學的學生,您對選擇學校、科系以及職業規劃方面有哪些建議? 張雷:我覺得設計師這個行業,以前我也熱衷於規劃自己十年或十五年之後的事情,但其實設計師是一個非常特別的行業,很難規劃,就像曾經自己規劃成為一名汽車設計師才去了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但最終成了跨界設計師,所以我認為選擇學校很重要,選擇科系並沒那麼重要,選擇一個自己最喜歡、最感興趣的科系就可以,但自己最終未必會做這一行業。很多設計大師都不是做自己的本職行業,但都在做與設計專業相關,甚至不相關的職業,舉個例子,英國設計師Tom Dickinson 本來是搖滾樂手、吉他手,後來車禍中手受傷,彈不了吉他,就去做了設計,後來變成首屈一指的設計師。我覺得設計就是一種可以跨界的東西,我從Domus Academy學汽車設計,回來之後從事與汽車設計幾乎無關的工作,去做愛馬仕在北京、成都的櫥窗設計,真的不可想像。當然也做了一些相關事情,為標緻汽車做了2015 年概念車中國版內飾,但標緻汽車並不清楚我有汽車設計留學背景。還幫助梵帝尼做了一些傢俱設計。所以我覺得選擇科系,選擇職業順其自然,哪怕喜歡義大利菜也可以學,學過之後會啟發更多東西,最後會對設計有更大的幫助。選擇學校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比如米蘭理工大學,沒時間玩,作業多,緊張,而在Domus Academy可以做很多課外的事情。 自由提問與問答: 1. 我知道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的產品與建築都很出名。我想問一下Domus Academy的交互設計這個偏向現代網路的專業與美國的矽谷那邊有什麼區別與研究方向的不同嗎? 張雷:你提的問題是交互設計方面的,我不是交互設計師,所以我的回答未必準確。其實交互設計在任何一個學校都是一個新專業,在義大利學習交互設計,也許更偏向藝術方向,在美國可能更偏向技術或商品的方向,在我看來。我覺得選擇Domus Academy或美國矽谷,並非選擇學校,而是選擇想在哪個國家生活,是喜歡義大利呢?還是美國?喜歡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的姿態?還是美國創新?美國更加追逐實際利益,這種東西是否對人有吸引力,市場如何,技術如何解決,美國更加有目的性與直接,義大利人不在乎東西的結構,而在乎藝術表現,義大利任何專業都會受到文藝復興的影響,受米蘭無數藝術家、博物館、建築的影響,可以從這幾點考慮。 2. 學工業設計,在未來的中國發展有前途嗎? 張雷:我就是學工業設計的,我覺得所學技能和個人前途二者沒有什麼關係。比如一個非常有前途的技能,但是你不適合去學習,那麼這個前途跟你無關;一個沒有前途的技能,但很適合你,你仍然會前途無量。所以二者沒有直接關係,不要去問工業設計有沒有發展前途,因為你熱愛這個技能,或者非常想做,就一定會有前途,跟市場沒有關係。如果你不熱愛這個技能,不喜歡的話,哪怕技能再有前途,也沒有你的份。 3. 在Domus Academy期間感覺到不能繼續做喜愛的初衷-汽車設計,什麼動機讓你改變成工業設計,來源以及想法? 張雷:我一開始在浙大學習工業設計,後來創立品物流形,再後來去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讀汽車設計,再回來,其實我做的既不是工業設計,也不是汽車設計,而是跨界到各個領域,所以我現在只能稱為一個跨界設計師,我可能從一個產品或汽車內飾或一個藝術裝置、空間,其實我涉及到許多不同領域,這也是在Domus [...]

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得獎者訪談 : 為什麼到義大利學設計? (下)2015-12-31T19:30:17+00:00

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得獎者訪談 : 為什麼到義大利學設計? (中)

這些是我們改造的紙傘,都是用現代的工業設計思維,比如用標準化的生產取消了方形傘骨,用了圓形傘骨等等,做了對紙傘的改良,希望她能夠回到我們的生活,它的美感符合了現代簡約的審美觀,很遺憾,這些紙傘一個都沒有進入生活中,後來我們也改變了對手工藝的看法。 我們開始用紙嘗試另外的結構,用同樣的紙傘結構嘗試另外的形式,這是我們當時做的紙傘,我們從紙傘開始,向其他的領域去探討。 我們開始用糊傘的工藝,去嘗試三維的情況,因為紙傘都是糊在二維的狀態下,我們開始嘗試三維的狀態下如何去糊,我們發現在雙曲面的情況下糊出來的東西是非常堅固的,我們就用這個糊傘的技術開始向前演變。 這是我們演變出來的一把改變品物流形命運的椅子,它叫“漂”,它是完全用紙傘的糊傘工藝糊出來的一把椅子,這把椅子現在被銷售到了全世界的很多地方,在巴黎、瑞士、香港都可以買到這把椅子,這把椅子最重要的是改變了品物流形對手工藝的看法,手工藝的結果,那把紙傘可能已經退出歷史舞臺,但是這種手工藝卻沒有退出,它可以換成另外一種形式,重新再生在這個世界上。 後來我們對這把椅子繼續演化,這是完全用紙做的一把椅子,可以承受大概150公斤的重量。 後來我們開始用竹編的方式改進這把椅子,讓它的重量變得更輕,紙用的更少。 我把這把椅子帶到了米蘭,帶到了我曾經每天上學路過的地方,把它放在那裡,其實向人們回答我從哪裡來,我的答案是,我來自余杭。 從這張圖可以看到從紙傘到改良後的紙傘,到一個燈具,到一個失去紙傘形態的燈具,再到一把椅子,這整個過程,就是對傳統手工藝解構的過程,這個過程用一個字來代替,就是“融” 融就是融化與溶解的意思,相當於先把傳統手工藝融化,再溶解到當代設計之中,融的展覽當時提出了五年的計畫,每年聚焦在一個材料上,對一種材料的手工藝進行解剖,第一年是竹。 這是竹的整個專案在瑞士與巴黎做展覽的一些圖,這些葉子是用竹紙來做的,這裡所有的組品來自於12位當代設計師,也有品物流形的作品,比如葉子,還有椅子。 這是“絲” 這是第三年的“土”,第四年的“銅”我們現在正在做,所以從2009年到今年,大概6年的時間,品物流形沒有缺席一次米蘭設計週,每年都在米蘭設計週上發佈我們的作品。 2010年余杭瓶窯西塢村品物流形與余杭六位紙傘師傅1個月朝夕相處。為了回答從哪裡來,啟動一項計畫,名字叫做FROM YUHANG與油紙傘師傅合作,希望進入博物館中展覽的紙傘能夠回到生活當中去。 2.主持人:您本科學習的工業設計專業,之後從事的工作也與之相關,為何留學選擇 的是汽車設計? 張雷:選擇汽車設計是我從小的夢想,想做一名汽車設計師,雖然在米蘭讓這個夢想破碎,但是米蘭告訴我真正要做的是什麼,可能汽車設計只是一個愛好,但藏在我骨子裡的並不是汽車設計,在米蘭我得到的東西遠遠大於汽車設計專業所學到的技能,Domus Academy最好的地方其實就是它所有的學生來自不同的國家,你從每個人身上能學到的東西遠遠大於你能從老師身上學到的,這是我個人的一些感受。 3.主持人:在Domus Academy學習的過程中,您最大的收穫是什麼?請分享一下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學習與生活的感受。 張雷:因為Domus Academy並不是傳統教學的一所學校,留有足夠的時間給學生去玩去社交去瞭解米蘭的生活,瞭解更多設計以外的事情,並不只是去拿個學位,所以這一年我最大的收穫是我認清了我自己,看清了自己到底是誰。 因為在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學習的學生大部分都很會玩,每天都有很多的玩法和活動,與很多別的國家的學生一起工作和學習的過程中收穫會非常大,因為Domus Academy的教學方式是由一個聘請的老師帶一個workshop,首先要分組,每個組的學生都來自不同的國家。如果大家要一起完成一項作品,與不同的人一起做最終的結果是你已經適應了和不同國家的人一起工作的狀態,這是在國外很多公司工作都需要的一種技能。 4.主持人:您當初在創立品物流形這個品牌的初衷是什麼?在品牌創立的過程中是否 遇到過難題?是如何解決的? 張雷:初衷也沒有什麼,就是要建立自己的工作室,要取一個名字,然後在易經裡找到了這句話,講的是萬物初始的時候用雨水沖刷石頭的方式來造型,這個詞就是用一種自然力來造物,就是我一直追求的東西,所以就把它用作成公司的名稱。品牌創立的過程中第五年是最難的,就是客戶逼著你去山寨,去抄襲,無法逾越這個鴻溝。 如何解決也很簡單,那段時間就離開了我的品物流形,去了米蘭,到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重新審視自己,禪宗裡面有句話是彼岸即此岸,你一直找不清楚自己是誰,你在此岸的時候完全不滿意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但是你到彼岸的時候可以回頭看一看就可以看清自己,你回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所以當你有了一定的經驗與挫敗時,出國是對前面這幾年人生的一個重新反思。 POLIDESIGN多設計留遊學顧問中心-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台灣代表處 官網 : www.polidesign.com.tw 電話:02-2581-3255 傳真:02-2537-4409 手機:0978-081-355 email : info@polidesign.com.tw skype : polidesign.taiwan FB專頁: www.facebook.com/POLIDESIGNCONSULTANCY

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得獎者訪談 : 為什麼到義大利學設計? (中)2015-12-30T19:42:33+00:00

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得獎者訪談 : 為什麼到義大利學設計? (上)

活動時間:2015年11月25日 20:00-22:00 受邀嘉賓:張雷 主持人:Annie 參與活動學生:對於張雷或者產品設計感興趣而參與活動 活動內容: (一)20:00~21:00 張雷接受主持人採訪,分享他在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的留學經驗,獲得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米蘭傢俱展Salone del Mobile全場大獎等獎項的經歷和作品創意,以及11年的創業經驗及感悟等。 (二)21:00-22:00 自由提問與問答。 1.主持人:什麼原因使您工作多年後又留學義大利?為什麼選擇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這所學校? 張雷:2004年在杭州余杭創立品物流形,2009年讀汽車設計專業,2010年回國,大學學習工業設計,但是當時對汽車充滿夢想,在創立品物流形工作室五年之後,希望圓自己汽車夢想,去米蘭讀書,獲得獎學金,那年29 歲。 這個小房子就是我工作了11年的品物流形,2004年就在這個小房子裡我們建立了品物流形工作室,開始了我作為一個設計學院的學生對夢想的追求,開始想做一些我想像中的好的設計,但是經歷了五年的鍛煉之後,在這五年之內一直被客戶被市場牽著跑,最終我發現一位畢業幾年的學生,一位工業設計師,在中國那個時代,基本上的工作就是説明客戶copy山寨,説明客戶避免專利衝突,這些設計非常商業化,賣的也很好,但是對於一個設計人來講是一個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市場就是這樣,市場上只有引領市場的幾個品牌可以做原創,其他所有的品牌都在做抄襲,都在跟隨著那個行業的老大在走。所以工作了五年之後,我突然發現我不能再這麼走下去了,我要麼放棄設計,要麼換一種方式活著,可是我找不到答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就去了米蘭。其實我申請了兩年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第一年Domus Academy給了我非常好的條件,但是由於公司很多人非常反對我離開,我就沒有去成,第二年Domus Academy仍然給了我非常好的條件,我最終還是決定,在29歲那年離開杭州,去了米蘭。 這張照片是我在米蘭時有輛自行車,我住的地方在主教堂後面,我每天騎自行車都會路過主教堂,它在很多旅人心目中是米蘭的標誌,在我心中也是伴隨很多在米蘭的記憶。 我當時去米蘭的時候是第一次出國,沒有任何經驗,也從來沒有想像過義大利是什麼樣子,當時國內大多數設計師都是在被客戶用槍指著抄襲德國的產品、義大利的產品、法國的產品,我一直認為歐洲是比較發達的,中國相對落後,但是到了歐洲以後才發現是反過來的,中國無比發達,米蘭看起來很落後,但是有一點,義大利人的生活品質,是遠遠超過國內人的。我才知道其實30年代的木質有軌電車,那些機械的木質電梯,還有那些很老舊的樓,像古董一樣的椅子,這些才是設計的源泉,這些傳統才是設計的靈感所在。 而在中國沒有這些東西,所以剩下的就只能去抄襲國外最先進的設計,其實對設計師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傳統。義大利街頭最漂亮的汽車不是法拉利(Ferrari)與藍寶堅尼(Lamborghini),可能在義大利見到的藍寶堅尼和法拉利只有在中國的二十分之一左右,其實滿大街都是飛雅特(Fiat)500,大家所看到的飛雅特500從70年代版本、50年代版本到2000年的版本到今天的版本,你會看到一脈相承,超小的飛雅特500 在義大利的大街小巷穿梭的時候,你會覺得它這麼屬於這個地方、脫胎於這個地方,一輛車穿越了幾個世紀到了現代仍然能如此前衛與時尚,我突然間在義大利明白,設計原來是這個樣子的,不是我們憑空想像的。 我當時去義大利有兩個目的,第一個,我在中國做設計的時候每天被指著抄抄抄改改改已經絕望了,第二個,我希望我從小的汽車設計夢能夠實現,所以我才沒有選擇去美國那些國家,因為我知道在六七十年代全球百分之90的汽車設計可能全在義大利,但是我到了義大利我才發現,其實我根本不可能做汽車設計,原因是為什麼能,舉個例子,在義大利旁邊有一個小鎮,是法拉利的故鄉,有法拉利的工廠。如果你在這個小鎮問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子,他的夢想是什麼,很多人會告訴你同一個答案,就是去法拉利,做一名工人,其實這個讓我很震驚,去法拉利當一名工人,就是這些男孩子可能學一個藝術一個設計,最後成為了法拉利的設計師,他們的身體裡流著法拉利的血液,而我就算再努力,畫著再好的草圖,有再好的汽車設計知識與技術,我也跟那些伴隨著法拉利成長起來、曾經夢想著成為法拉利的工人的男孩子無法競爭,我們不在一個層面上,我根本無法去做。 其實我那個時候在義大利才知道,設計不是靠腦子,不是靠你有多聰明你有多努力,設計是你找到你是誰,你的血液裡流著是什麼東西,你從哪裡來,這非常非常重要。 其實有個事情就是當我去米蘭的時候,英文不太好,雅思考了5.5分,5.5分在學校裡很難聽的懂課程,我花了三個月非常瘋狂的補英文,才能聽得懂課程,但是有幾句話肯定能聽懂,那就是where are you from? What’s your name?你從哪裡來這個問題每天都會被不同國家的學生問很多次,答案通常都是一個I’m from china。 但你知道一個問題被連續問三個月,這個問題會變質,你慢慢會思考,我從哪裡來,我的設計從哪裡來,因為我在Domus Academy的任何一個作業或任何一個行為,都被認為是亞洲設計師或中國設計師的行為,因為整個汽車班只有我一個亞洲設計師,更別說中國設計師了,所以你的任何行為與作品都代表著你從哪裡來,米蘭又有一個非常大型的設計展,我就在那個設計展裡面,開始嘗試回答這個問題。 這是全球最大設計週,排名第二的規模估計也就是它的五分之一,在那個地方我們做了一個很小的展覽,叫做中國設計的再思考,我們從中國來,中國設計到底是什麼,我們做了很多嘗試。 這是一個衣架,是我們當時的一個作品,表達中國設計是什麼。 這是一個榫卯,結構可以360度變化,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人家什麼是中國設計。 這個是我們第二年反思進化的展覽,也是在米蘭設計週上,也是在探討我們從哪裡來,我們的文化到底是怎麼樣的,其實每次都是反思,因為我不太清楚我們從哪裡來。很幸運的是我在米蘭遇到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人。 我們三個人最終陰錯陽差的回到了余杭,也許只是我曾經和Chris說過一次,如果你以後想來中國,我在杭州等你,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最終都來到余杭,在品物流形一起做了很多很多事情,我們回到余杭的第一個項目,就在這裡。為了回答我是從哪裡來,我們還啟動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小計畫,叫FROM YUHANG。 我們就在余杭尋找身邊那些熟悉又特別不熟悉的傳統,我也希望像法拉利那些十幾歲的男孩子一樣,去尋找我的血液裡到底流的是什麼東西。 我們開始與這些油紙傘師傅合作,希望改造他們的紙傘,希望這些已經進了博物館的紙傘,能回到我們的生活中。 POLIDESIGN多設計留遊學顧問中心-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台灣代表處 官網 : www.polidesign.com.tw 電話:02-2581-3255 傳真:02-2537-4409 [...]

紅點設計大獎Red dot design award得獎者訪談 : 為什麼到義大利學設計? (上)2015-12-30T17:16:41+00:00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畢業生張雷經驗分享

張雷 學校: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 科系:汽車與交通工具設計碩士 2012年,攜“From余杭”系列作品參加了“米蘭國際傢俱展(Salone Internazionale del Mobile)”的“衛星沙龍展(Salone Satellite)”,並獲得了全場唯一的大獎(Salone Satellite Design Report Award),成為第一個獲此獎項的中國設計師品牌。 作為一直想從事工業設計的學生來說,張雷一直在這條路上堅持著。從天津一路到浙江大學,畢業後,也一直從事與創作有關的工作,直到從朋友那借了10萬元自己開公司。因為一直參與世界級的設計比賽,張雷穫得了一些榮譽,也贏得了一些訂單。 但是,他一直在尋找去米蘭的機會。 2008年,正當他開始彷徨的時候,他2007年申請就讀的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給他送來了獎學金,據說,全國只有他一人。 學院4月開學,剛好是米蘭家具展期間。 “那就順便去參加一下米蘭展吧。”張雷抱著這樣的念頭出發去了米蘭。那年,他和他的團隊第一次參加了米蘭展, 帶去的作品都很迷你,有設計靈感來自於西溪濕地蘆葦的蠟燭、五邊形易於扯斷的膠帶紙、取名為“韌”的花瓶等。那時,他的英語說得不是很好,參加展會一下花了10多萬元,他不知道究竟會有怎樣的收穫。 義大利人注意到了這位年輕的中國設計師:“中國帶來了原創設計。”他帶去的作品獲得了衛星展大獎Design Report Award的提名獎,這是評委們從上千件參展品中挑選出來的,全場不超過10件。 在餘杭找到了創作元素 在義大利的學習讓張雷完全顛覆了他之前的設計理念,他意識到要做中國的原創設計,得從傳統中尋找設計靈感。 2010年,他帶著德國同學Christoph(克里斯托夫)和塞爾維亞女設計師Jovana(喬瓦娜)一起深入餘杭農村。 當時餘杭區政府正想通過各種方式來推廣、保護餘杭即將消逝的傳統文化,雙方不謀而合,於是一個為保護餘杭傳統文化的“FROM 餘杭”(意為“來自餘杭”)項目誕生了。張雷說,接下來,他想把雪藏了許多年的原創設計作品陸續推出、上市。 “以前靠其他業務來支撐公司,現在希望通過原創設計讓公司自給自足。”今年他們的另外一個重頭戲是在全球巡展作品,把“FROM 餘杭”推向世界,讓更多的外國人看到中國的原創設計。 POLIDESIGN多設計留遊學顧問中心-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台灣代表處 官網 : www.polidesign.com.tw 電話:02-2581-3255 傳真:02-2537-4409 手機:0978-081-355 email : info@polidesign.com.tw skype : polidesign.taiwan FB專頁: www.facebook.com/POLIDESIGNCONSULTANCY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畢業生張雷經驗分享2015-04-20T16:58:36+00:00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畢業生張小川訪談

張小川 學校: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 科系:配飾設計Accessories Design碩士 中國設計師張小川有著一個多樣化的背景。她的學習之路開始於廣州美術學院的雕刻課程,經歷了1年的服裝設計系高級研修以及在2005年去到德國斯圖加特國家藝術設計學院整合系研修的經歷後,選擇了位於義大利米蘭的DOMUS ACADEMY配飾設計碩士攻讀,並於2007年回到中國創建了“張小川首飾藝術設計室”同名藝術首飾品牌,她的作品都能同時體現首飾與藝術。經典的材料,例如:黃金,銀河珠寶,結合一些非傳統材料,例如:瓷器,羊毛和絲綢。最近,小川也開始將傢俱設計加入了她的夢想展覽館,和另一位設計師Liang Luowen為“亞太”合作了一系列的戶外傢俱。 Q:什麼最能給你靈感? 張 : 每天的生活,走在路上看到的天空,植物和昆蟲都能給我靈感。昆蟲是非常小的,小到我們經常會忘記它們。大部分人經常沒有意識到昆蟲的存在。比如說,如果蜜蜂不存在,人類是不會活過60年。如果沒有昆蟲,我們就不會有農作物和水果。即使是這麼微小的生物,它們在人類生存的過程中卻扮演了一個很關鍵的角色,我們依賴彼此而生存。昆蟲是我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元素,以此希望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來保護微小。 Q:請給我們說說昆蟲是如何給你的工作帶來靈感。 張 : 在我的工作中需要做很多包裝,因此有一個類似於接近爆炸的建議,好像蟬蛹。這是一個我非常感激的例子。還有一個自相矛盾的事情。透過我或者我的作品,你能看到鎮定和整潔,但是這些包裝中,你往往看到的事強烈,激動和能量。在“隱藏的光(Hidden Light)”系列,我希望可以通過包裝抓住光。就像有些人說裸體的女人不如留些想像空間的女人來的性感。這就是神秘引起興趣。我的作品跟這個有點類似,就像禱告的螳螂藏在花朵中,當它們在捕食時,會利用蘭花很多時候是很難分辨的這個特點,來造成視覺上的錯覺。 Q:能告訴我們一些你跟Liang Luowen合作的夢想展覽館(Dream Pavilion)嗎?你是怎麼將首飾設計融合到家具設計? 張 : 夢想展覽館起源於我的陶瓷首飾,最初是為了空間上的放大和再創作。 Liang Luowen在戶外家具設計上的豐富經驗解決了我們在建築過程中的很多技術方面的問題。我們共同的努力造就了夢想展覽館,這個過程讓我從另一個角度,空間的角度,來看首飾。 Q:你在不久的將來有和其他設計師合作的計劃嗎? 張 : 我現在還沒有這個計劃,但是我非常樂意在不同領域交流想法,我不會束縛限制自己。 Q:在你的作品中,你認為最重要的是什麼? 張 : 忠於自己是能感動別人最重要的一點。首先,我必須非常認真對待我所做的事情。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種意見,也會自然落入它的位置。我堅信一件好的作品會先感動藝術家自己。 Q:你最喜歡使用的材料是什麼? 張 : 我使用過瓷器,竹子,金屬絲和絲綢,其中絲綢是我的最愛。但是我也會嘗試不同的材料,所以以後可能會不一樣。 Q: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是你特別想嘗試的嗎? 張 : 我以後特別想用油漆創作,我相信會是完全不同的一種設計語言,這個傳統的材料將會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Q:以後你對自己的工作室有什麼夢想嗎? 張 : 我希望工作室可以做更多更好的作品。我想繼續維持小工作室的狀態,這樣就可以集中精力做一些深層次的作品。 POLIDESIGN多設計留遊學顧問中心-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台灣代表處 官網 : www.polidesign.com.tw 電話:02-2581-3255 傳真:02-2537-4409 手機:0978-081-355 email : info@polidesign.com.tw [...]

Domus Academy義大利設計碩士學院畢業生張小川訪談2015-06-29T15:08:18+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