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產業實習

»Tag: 時尚產業實習

時尚產業實習都在做什麼?3位業界人士的實習經驗談

想進入時尚產業的同學們,或許大家都知道實習的重要性,但進去時尚產業實習都在做些什麼?需要準備好什麼?想必認知都是模模糊糊,快來看看由[ BeautiMode ]所採訪的三位曾經在頂尖時尚品牌實習過的業界人士來分享她們的經驗談。 ▶案例一:陳秀珊 Roxanne Chen,現職:英國Dyelog Showroom創辦人,實習品牌:Gucci、Prada、Ralph Lauren (Roxanne認為實習是最快認識產業的方法。攝影/BeautiMode) 在英國旅居多年的Dyelog Showroom創辦人陳秀珊Roxanne Chen,回憶起她過去的實習經驗時,笑著說當時真的發生很多有趣的事。Roxanne的實習經驗非常豐富,曾經在Gucci、Prada與Ralph Lauren等品牌實習,都是在行銷公關的崗位上幫忙品牌處理大小事。「我在Gucci實習的時間最久,在那裡工作了7個月,實習期間都是作些基本的事情,比方說在服裝秀安排座位、服裝樣品的寄送、名人禮品寄送,然後新店開幕時去支援活動。」 在全是女性員工的公司當中,氣氛自然與一般企業有所不同,Roxanne和我們分享了實習過程中一些特別的經驗:「義大利的品牌真的是蠻戲劇性的,公司裡都是女生,所以每天都有女生在哭。也不是因為事情做不好被罵才哭,而是你可以感受到她們真的很有熱忱。義大利人與生俱來的激情、熱情跟對事情的感覺是很強的,其實我也不是真的太過清楚她們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那時我才剛進去不久,但想必是很敏感、感觸很大的人才會這樣吧。」 在Prada和Gucci的實習期間,Roxanne的工作都比較基本,但到了Ralph Lauren實習時,則拜機緣所賜,讓她看到了永生難忘的大場面。當時剛好適逢溫布頓網球公開賽,身為服裝贊助商的Ralph Lauren,自然不能缺席,因此在比賽場地附近租了一幢美麗的別墅,邀請貴賓坐在裏頭綠意盎然的草坪中野餐,而Roxanne就在裏頭穿梭,協助活動進行順利:「那場活動真的超高級的,第一次看到那麼多名車,大家都打扮得很漂亮,坐在草地上喝香檳,畫面好美。」 這一幕讓Roxanne至今依然印象深刻,而她也表示在Ralph Lauren的實習經驗,影響她相當多:「Ralph Lauren的辦公室讓我印象很深刻,其實陳設沒有很花俏,但你一看就知道這是Ralph Lauren的世界,不管牆壁、地板、地毯還是香味,都充滿了品牌的調性,這個經驗讓我了解品牌行銷的重要性,我學到了branding,知道如何讓別人去享受一個品牌。」 ▶案例二:黃薇 Jamie Wei Huang,現職:同名品牌服裝設計師,實習品牌:Alexander McQueen、Christopher Kane (黃薇認為實習先待過最辛苦的地方,之後一切都會海闊天空,對於訓練抗壓力,實習也是不錯的方法。攝影/BeautiMode) 先前採訪台灣旅英設計師黃薇Jamie Wei Huang的時候,也請她分享了過去的實習經驗。「很多人去實習都等著公司的人教。」黃薇說到自己結束了Alexander McQueen與Christopher Kane的實習之後最大的感觸:「實習的時候有很多辛苦的過程,我在念聖馬汀的時候也是,學校要求200張素描,其他同學就是會交1000張,如果你只交200張,你看起來就是會很差,我覺得實習跟在學校的經驗,都是為了要訓練我們可以push自己到什麼程度。」 在結束一個韓國設計師品牌的實習工作之後,每年放假都會替自己安排實習的她,取得了Alexander McQueen的實習機會。「在聖馬汀,我們都會笑說去McQueen實習就像當兵一樣,是必經的過程,很多聖馬汀的學生都有去過那邊實習。」黃薇笑說。當時進去McQueen團隊的時候,正好是設計師跟品牌創立人Alexander McQueen去世的2、3週後。「當時公司內部的氣氛依然非常凝重,頓時群龍無首的品牌感覺起來有些慌亂,包含當時剛接下創意總監一職的Sarah Burton,在進行系列提案的時候似乎也還抓不到方向。」 想像中的大品牌,公司規模應該也很大,但在訪談過程中才發現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McQueen在業界有名的是工作時數,還有員工的組成,有80%以上都是實習生,Studio Manager是實習生、Reception也是。Alexander McQueen裡面至少有6個部門,一個部門至少有20人,但真正的正職應該不超過10人,他們通常是部門的經理、首席設計師或者助理,其他都是實習生。在那邊我覺得有兩個最主要的訓練,一是工作時數的訓練,我們只有星期天不用上班,但隨時on-call,每天工作到半夜2、3點,從早上9點半到晚上,有時候早一點可以12點或1點下班。我們當時經常在要回家那一刻,又被叫回去趕工。另外一個則是人格訓練,公司人很多,整間公司應該有100~200人,人多就會有壓力跟摩擦,所以對於訓練溝通跟情緒調適是很有幫助的。」 (已逝的服裝設計大師Alexander McQueen昔日與助手Sarah Burton一同工作的側寫) 雖然大量依賴實習生,看似不人道的工作環境,但也有其表現的空間讓大家願意這樣鞠躬盡瘁的付出,黃薇說實習生的設計,相當有可能會出現在秀場上。「Sarah沒辦法一個人設計這麼多東西,所以我們當時常常連當季主題都不是很清楚,就被要求要用指定的材質開發一些設計,因為他們必須從大量的選項中挑出最好的那一個,所以經常是從200~300個設計選出一個。如果他們喜歡,你的東西就可能會出現在秀上。我當時在刺繡部門做的設計,就有出現在秀場上。」 黃薇一直以來都用相當樂觀正面的態度看待這些辛苦的過程,她認為雖然說是為人作嫁,不過一介實習生能有機會參與大品牌的運作,是很難得的事情。「而且在面試實習生的時候,他們也有先說『這是無薪實習,而且必須至少做滿一季,期間要不停的工作』,既然都先聲明了,要做就做,不做就回家。」 結束了Alexander McQueen的實習後,黃薇又到了當時還沒竄紅的Christopher Kane旗下實習。「熬過McQueen之後,真的去哪邊都很輕鬆。而且Christopher那邊真的大家都很好,那時候去他們還沒有那麼大規模,才一層樓而已。工作室的人都對實習生很好,幫他們做事情他們都會謝謝你,做錯事情也不會過於苛責。你也會很感激他們對你這麼好。」黃薇說到這裡整個人都顯得很輕鬆:「我後來跟他們也變成很好的朋友,有時也會再回去幫忙,那邊真的很棒,每天都6點準時下班,簡直就是天堂。」 ▶案例三:陳俐瑾,現職:服裝助理設計,實習品牌:Jason Wu 曾在Jason Wu工作室實習的陳俐瑾表示,這趟紐約實習之旅讓她眼界大開(照片來源/陳俐瑾) 「真的是蠻難得的經驗!」曾在Jason Wu位於美國紐約的工作室實習了三個多月的陳俐瑾這麼說。2012年6月從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在短暫工作後,2013年3月陳俐瑾就隻身前往美國紐約,在Jason Wu工作室待過設計部和生產部,工作內容從剪布樣、整理及準備主副料、車胚樣、別立裁、計算生產服裝所需的布料用量到檢查生產版和即將販售的商品…等等都有。 由於最想了解商品從無到有的發想過程,因而一開始就選擇了在設計部實習。雖然發想過程與學校所學的差不多,同樣都是先從蒐集資料開始,之後決定主視覺和主題,但資料蒐集的深度、精緻度和質感,以及後續的延伸消化,再創造為Jason Wu自己的創作,卻是讓她深感佩服的。 陳俐瑾在Jason [...]